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航行加油 >

南海在中国崛起中的战略地位性

发布时间:2019-08-26 10:2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海,世界著名的热带大陆边缘海之一,面积辽阔,水体巨大,水域深渊,资源丰富。自古以来,南海便是东西方交流的主要通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南海位于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所有通过南海的空中和海上航线基本上都要经过南海南沙群岛,地理位置极其优越。从传统安全的地缘政治视角看,占领了南沙群岛,等于直接或间接控制了从马六甲海峡到曰本,从新加坡到香港,从广东到马尼拉,甚至从东亚到西亚,非洲到欧洲的大多数海上通道。如此优越的战略地理位置在传统安全框架中举足轻重,区域内外势力的安全利益交会于此势必使争夺控制权的竟争加剧。

  南海通道对我国能源安全有着重大的战略意义。英国能源巨头英国石油(BP)的首席经济分析员戴维斯于2004年6月,向世界公布中国己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中国现原油年产量为1.6亿吨,年需求量为2.2亿吨以上,仅2002年原油进口就达7000万吨,2001年中国从中东地区进口的石油数量占进口石油总量的48%。国际权威机构预测显示,到2010年,这一比例将增加到80%。中国从亚太地区、非洲地区、中东地区进口的石油都要经过南海这条咽喉水道,谁控制了马六甲海峡,谁就扼制了中国的能源通道。

  南海海域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据我国权威部门初步估计,在我国传统海疆线两则,分布着一些油气开发潜力相当大的沉积盆地,沉积厚度达数千米甚至上万米。目前己经被钻探证实和预测油气潜力较好的有13个沉积盆地,总面积达41万平方公里,油气储量估计为600亿吨,在我国海疆线亿吨,约占中国石油总储量的三分之一,是世界四大海洋油气聚集中心之一,被称为“第二个波斯湾”。

  在南海地区的海床下蕴藏着大量的锰、铜、镍、钻、钛、锡以及钻石等重要矿产,其中锡储量占世界的60%。南海海域是我国海洋渔产种类最多的渔区,约有1000多种鱼类,渔场面积达到20多万平方公里,是我国最大的热带渔场。

  由于南海海域油气资源储量丰富,南海地区不仅是保障我国石油进口的重要海上通道,也是我国未来重要的能源潜在供应基地。

  南海丰富的油气资源,致使世界各国竟相掠夺,导致南海的油气开发己呈现国际化态势。东盟有关国家以本土临近为依托,以吸引外国特别是西方大国为手段,以抢先开发造成既得事实为策略,以拓展海洋管辖范围和掠夺海洋资源为目的,加紧对南海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推动了南海地区经济活动的国际化。

  南海周边有关国家加快了油气勘探开发的步伐,他们凭借临近南海南沙海域的地理优势,以招标形式,同西方的石油公司合作,在南沙海域钻探了1000多口油气井,做了126万公里的地震测线个气田。其中,在我国传统疆界线个气田,探明可采石油储量8.27亿吨,天然气储量40958亿立方米。目前,在南海拥有石油承租权并从事油气勘探和开采的国际石油公司大约有200多家,分别来自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加拿大、瑞典、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印度、新加坡、韩国等国。

  周边国家每年从南海开采5000万吨以上的石油,相当于我国大庆油田的年产量。其中受益最多的是越南,越南每年从南海获取近千万吨石油,借此由石油进口国转变为盈余国。当前,南沙海域被周边国家各自划分了彼此重叠的对外招标矿区,不断扩大勘探范围,且大部分区域在我国传统疆界线之内。

  现实利益加上历史因素,使南海问题异常纷繁复杂。目前,南海海域己形成“六国七方”(中国、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和中国台湾)介入和军事存在的态势。其中越南是唯一对南沙群岛提出全部主权的东南亚国家,目前越南占据的岛礁数最多,有29个,驻军人数也最多,有600余人。而中国实际控制的岛礁只有7个,驻军总兵力约110人。

  由于我国海上军事实力相对薄弱,缺乏对中国海上石油供应线(特别是咽喉水道)的有效控制和保护,加上越南的极力阻挠,目前我国还没有在南海的南沙群岛海域开采石油。这样使我国在南海的岛屿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受到严重损害。东南亚各国乘机图谋瓜分南海的事件愈演愈烈:

  “提交外大陆架划界案”:2009年5月6日,越南与马来西亚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联合提交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划界案,将包括我国南沙群岛在内的南海南部大片海域作为两国共同的外大陆架。5月7日,越南又单独提交一份“划界案”,将包括我国西沙群岛在内的南海中部大片海域划为其外大陆架。5月11日,文莱也向该委员会提交了“初步信息”,将我国南沙群岛部分海域划为其外大陆架。

  “任命行政官员”:2009年4月25日,越南公开“任命”所谓“黄沙县(我国西沙群岛)人民委员会主席”(相当于县长)。在南沙群岛,越南占领了我29个岛礁,设立了“长沙县”,县址设在“长沙岛”(我南沙南威岛)。菲律宾1978年也在菲占南沙岛礁设立所谓“卡拉延镇区”(县级)。1988年3月,菲又在中业岛召开“卡拉延市”成立大会,委派市长。

  “旅游”:2009年4月17日,越南河内市委副书记率团登上“长沙岛”,出席所谓“首都宾馆”的奠基仪式,准备进一步开发南沙旅游。2004年4月19日,越南首次组织游客赴南沙旅游。同年底在南威岛建成机场,开通越南至南沙的定期航班。马来西亚也于1990年在我南沙弹丸礁修建机场,开设度假中心,开展对外旅游。菲律宾组织游客赴南海潜水观光,准备把中业岛建成旅游胜地。

  “划界”:2009年3月16日,文莱与马来西亚就划分南海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达成一致,我南沙群岛部分海域被两国私下瓜分。1969年马来西亚与印尼达成南海大陆架划界协定。2003年6月,越南又与印尼签署划界协定,瓜分我传统海域线内的大片海域。联手对付中国,相互之间瓜分南海己成为南海周边国家的基本国策。

  “立法”:2009年3月11日,菲律宾总统阿罗约签署“菲律宾领海基线法”,首次以立法形式对我黄岩岛和南沙部分岛礁提出领土主权要求。此后,越南表示要仿效菲律宾颁布“越南海域法”。马来西亚也表示要“修改、完善”有关法律。

  南海诸岛历来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国人民最早发现了这些岛屿,而中国历代政府也一直致力于经营开发这些岛屿和行政管辖权。

  中国政府多次申明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和有关权益,对周边一些国家侵占我主权、掠夺我资源进行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先后收复了西沙群岛,以及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捍卫了主权。

  1988年成立海南省,同时成立了经济特区,加强了对南海我国海域的管理和开发。

  1992年中国通过《领海及毗连区法》,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基线采用直线基线法划定,由相邻基点之间的直线连线组成”,并赋予解放军舰艇、飞机有追踪外国舰船的权限,以便有效地在南海地区行使保卫我国主权的职责。

  中国政府一贯主张以和平方式谈判解决国际争端。根据这一精神,中国己同一些邻国通过双边协商和谈判,公正、合理、友好地解决了领土边界问题。这一立场同样适用于南海争端的复杂局面。中国愿同有关国家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和现代海洋法,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公约》所确立的基本原则和法律制度,通过和平谈判妥善解决有关南海争议。这己明确写入1997年中国一东盟非正式首脑会晤发表的《联合声明》中。

  中国政府还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基本含义是:第一,主权属我。第二,对领土争议,在不具备彻底解决的条件下,可以先不谈主权归属,而把争议搁置起来。“搁置争议”,这并不是要放弃主权,而是将争议先放一放。第三,对有些有争议的领土,进行共同开发。第四,共同开发的目的是通过合作增进相互了解,为最终合理解决主权的归属创造条件。(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专家称南海对中国战略地位重要 系海上生命线日国务院总理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让此前纷纷预言中美将在南海问题上再次发生争执的一些西方媒体大跌眼镜,南海议题完全没有引爆中美的新一轮舆论战。

  其实,远在太平洋东岸的美国,到南海来指手画脚,本就属“吃着自己碗里,又把勺伸到他人碗里”。美国插手南海事务,用得最多的一条理由是“南海航行安全”,而这个理由其实是站不住的。

  首先,南海航行安全根本不是一个“问题”。统计数据表明:南海海域每年有4.1万艘以上船只通过,世界上有一半以上的商船队和超级油轮航经该海域;航经南海西南端马六甲海峡的油轮比航经苏伊士运河的油轮多3倍,比航经巴拿马运河多5倍;就连美国从亚太地区进口的各种重要原料也9成以上要经过该海域。如果说,南海海域不安全、航道不畅通,甚至像一些别有用心人士所说的“正常航行受到干扰”,那么南海乃至亚太国家近十多年来经济保持持续高速增长能实现吗?就连美国在不断扩大与亚太国家的经贸往来过程中,也受惠于南海航道安全与航行自由。

  美国强调所谓“南海航行安全”,并有意将航行安全问题与区内的岛礁海域混淆在一起,其目的无非是刻意挑起周边国家关注与介入,为加速推行“重返亚太”和“战略再平衡”等战略和策略服务,为其能够名正言顺介入南海事务、遏制中国和平崛起找到最好的理由。

  其实,最该关心、最值得关心南海问题和南海航行安全的国家是中国。南海是中国海区中面积最大、资源最丰富、战略地位最重要的海域。南海航道是中国进入印度洋和大西洋的唯一海上通道,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特别是石油需求的迅速增长,南海运输通道的战略价值日益凸显。尽管美国也可以说,南海作为战略通道对它意义很重要,但实际上美国有多条通道来保证它的海上贸易,通过印度洋航线和大西洋航线已经能实现美国大部分海上通道的畅通,并非只是依靠南海这一条航线。相比之下,东亚国家特别是中日韩对南海航道的依赖就大得多,三国绝大多数的战略资源和对外贸易输送,都要经过南海。对中国来说,保持南海航道的畅通,就是维持中国海上生命线的安全,我们对南海航道的重视怎么可能比美国少?

  如今,没有了美国的呼应,试图把东亚峰会卷入“南海漩涡”的日本和菲律宾领导人显得很尴尬。东亚峰会的情形表明,“南海航行安全”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政治借口。但是美国人这次没提,保不齐在什么时候,他们还会把这个事拿出来,当成刺激中国的一根电棒,对此我们仍要保持足够警惕。(作者是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

http://teindata.com/hangxingjiayou/36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